寧夏保安公司
  • 寧夏銀川保安服務公司
  • 寧夏安利盾保安服務有限公司
  • 寧夏安利盾保安服務有限公司
  • 寧夏安利盾保安服務有限公司
  • 寧夏安利盾保安服務有限公司
  • 1
  • 2
  • 3
  • 4
  • 5
 
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銀川保安公司哪家好 新聞中心
2019-01-25 通知
2018-05-08 銀川保鏢公司,銀川保鏢公司在哪
2018-04-23 銀川保安派遣哪家公司待遇好闡述優秀必備保...
2018-01-12 銀川小區保安巡邏崗位職責及禮儀注意事項
2018-01-12 銀川物業保安用品都有哪些
2017-11-15 保安需具備明銳的觀察力與高超的記憶力
2017-11-29 門衛保安在工作不能忽視的檢查工作有哪些
2016-03-10 強化保安員自身責任感的方法有哪些?
 
 
銀川保安首頁 >> 行業新聞>> 寧夏安利盾保安服務-大學生保安:起點,并非終點

寧夏安利盾保安服務-大學生保安:起點,并非終點

  發表時間:2013-09-17 08:34:57  點擊數:534 次

  又到畢業季,與以往一樣的離愁別緒,較過去更多一份的心酸辛苦。身處“最難就業季”里,一些渴望打拼的年輕人們,剛剛起步,就堵在了路上。

  當無數的簡歷石沉大海,當一次次的面試再無消息,我們所講述的“不一樣的故事”,確乎勾勒了另一幅圖景。無論是當保安的張黎,遠走海外的張森,亦或是回鄉干農場的袁權……不走尋常就業路的他們,無疑獲得了屬于自己的成功。

  人生原本有無數種選擇,就業也絕非只有一種模式。逼仄的“應聘”之路外,這個多元的世界,還有廣闊的天地。也許只要轉個方向,微調心態,多點勇氣,就會迎來人生的轉角。

  年輕的歲月,永遠有著開放的劇情。將之局限于庸常的路數,求職、上班,然后世俗然后老去,波瀾不驚總歸無趣。張黎、張森或袁權們的軌跡,不僅是“人生自有另一光景”的樂觀意象,更是對固有職業認知與人生觀念的修正。張黎說,“從保安起步,不丟臉”,誠哉斯言!

  有人走過的路,就當留下腳印。算不上參照,算不上鏡鑒,也許只是一次圍觀、一場遠望。這樣一群“不走尋常就業路”的群體,他們的掙扎與嘗試,拼搏與收獲,或許就是又一批人探路和前行的導引。 蔣璟璟華西都市報:“每每同學來電話,都說在上班,可就是不敢說自己干的是小區保安,怕被瞧不起。”華中師范大學傳媒學院畢業的張黎和蘭龍四處求職碰壁,無奈之下選擇了在武漢當社區保安。一年多過去了,他們已經干到了小區物管主任助理。他們說,自己的夢想是成為專業物管人才。

  北大保安隊最近火了。過去20年里,先后已有500余名保安通過自學,考進了夢寐以求的大學。

  然而,還有一群大學畢業生,他們告別校園走進社會,卻因難尋就業良機,選擇了保安的工作。

  保安變成大學生,無疑是勵志的故事。大學生成為保安,又意味著什么呢?記者日前去武漢,了解這一群人的生活,了解他們當初的就業選擇。

  “最難就業年”

  張黎的摩托車騎得很帥。摩托車不是他的,是公司老板專程照顧的,便于他往來武漢南湖周邊的幾個小區,帶領一幫人,打理著周邊的幾個小區。

  去年下半年,通過公司競爭上崗,張黎與同學蘭龍成為小區主任助理,負責監管、巡查小區保潔、綠化、維修、消防等工作,每月工資3000多塊,還有年終獎等。

  他們很知足,這比公司待了10年的老員工待遇還高。知足還有一個理由,他們發現物管是一個新興的服務行業,具有廣闊天地,市場需求量大,一個稍微上檔次的小區物管主任,月工資不會少于7000元,這是他們夢寐以求的。

  下一步,他們準備報考注冊物業師了,成為專業物管人才。

  僅僅在一年前,張黎和蘭龍還只是普通的社區保安,從保安走向小區主任助理的崗位,兩人花了1年半時間。

  699萬普通高校畢業生今年被譽為“史上最難就業年”。

  張黎記得,3年前,他們大學畢業那年,報紙上也說是“最難就業年”,他們還為此付出了慘痛“代價”,才換來了今天的安定。

  數據顯示,武漢今年普通高校畢業生超28萬人,據往年留漢高校畢業生比例,將有13萬人在漢找工作,堪稱是武漢大學生就業最難年。

  現實是,武漢今年可容納23萬人就業,加上歷年累計的失業和農村外來人員,將會出現10萬人難找工作,其中就包含留漢的大學生。

  為何擠獨木橋

  坐在寬松的辦公室里,張黎和蘭龍樂呵呵,他們不明白,大學生找工作,為何總往獨木橋上擠?

  張黎和蘭龍,2010年7月畢業于華中師范大學傳媒學院。

  畢業之初,兩人有一個共同的約定打死也不離開武漢。

  于是,兩人在武昌小河西村合租下了一間平房。房間很小,每月400塊錢,擺下兩張床,基本就挪不開身了。他們寄身的小河西村,是城中村,武漢著名的大學生租住之地。穿梭于此的,百分之八十以上是附近的大學生,這里是大學與社會的分水嶺。

  找工作就此開始網上投放簡歷,報紙上尋找招聘信息,不放過任何一個招聘會張黎與蘭龍就這樣在武漢尋覓。

  但是他們并不幸運,很多單位及企業拒絕了他們,理由很簡單:毫無工作經驗,或看不中他們的學校。

  他甚至不敢回家。他怕父母的不理解,怕周邊人異樣的眼光。他也不愿見昔日同學。他怕說漏了嘴,怕同學的輕蔑。他們覺得,他們是社區保安,就怕人瞧不起。更難以啟齒的,他們還是正經的大學畢業生。

  這都源于難找的工作一天挨罵57次 喝頓酒平復心情

  “蒼蠅見到血”

  張黎說,那時,見到招聘廣告,他們就像蒼蠅見血般的貪婪。

  沒工作,也就意味著沒有收入,而向家人張口要錢,又是件難為情的事,也就只能過苦日子了,炒飯、炒面自然成了他們的主食。蘭龍說,現在吃到炒飯,他都想吐,忘不了那段辛酸歲月。

  他們總在琢磨,本分的他們,為何總是找不到工作?

  大學時代,張黎就是一個不安分的人。發傳單,貼小廣告,拉面館服務員,水吧廚子……他都干了一個遍。最為“輝煌”時,他一個月能掙2000多塊,同學們個個崇拜至極。較為靦腆的蘭龍,也曾在大學時與同學合伙,搭乘公交到漢正街批發點布娃娃、杯子等,晚上就在學校門口擺個地攤,短短一個月,也能掙上1000多塊。

  沒有辦法的情況下,張黎找家人湊了幾萬塊錢,開了一家咖啡店,但沒過幾個月就關門了,錢也打了水漂;而蘭龍,則選擇了做電子游戲城的游導,收入微薄。

  就這般,兩人折騰了大半年。

  1200元,包吃包住

  可是有誰能知道,來自湖北咸寧市的張黎,父母在老家開有一家酒店,家境富庶。面對孩子找工作的艱難,父母也常常叫他回家照料自家的生意,可他就是不答應,即便在外面撞得頭破血流。

  蘭龍更離譜。蘭龍來自湖北十堰市,父母是當地的公務員,原本父母托關系,給他找了幾個不錯的工作,但任憑父母苦口婆心,可他打死也不回十堰老家。

  問他們咋想的?張黎說,他與父母的思維方式不一樣,經營生意難免會與父母意見不一,與其受約束,還不如在外地獲得自由。在外受委屈時,他也會苦中作樂,“我要回了老家,小車早開上了,找個漂亮的女朋友,滿大街瞎逛”。

  蘭龍說,社會上都講究“關系”,他在老家找個工作固然簡單,可他不愿意這樣活著。住在父母的房子里,談一個父母介紹的女友,一輩子留在父母的小城里,他覺得“沒意思”。

  轉機出現在不經意之間。2011年春節后,張黎和蘭龍再次回到武漢。與往常一樣,有空就出去瞎轉悠。突然,他們在一個小區門口見到一張招聘啟事,招收小區保安,1200元每個月,包吃包住。兩人一見就愣了。算一算賬,包吃包住,省不少錢,兩人覺得很劃算,決定試試。

  面試過后,老板朱秋龍對兩人很滿意。事實上,早在2010年,身為武漢鑫驪龍物管公司總經理的朱秋龍就開始招收大學生保安。幾年下來,前后共招收12名大學生保安。

  時至今日,公司里還留有7名大學生。朱秋龍曾仔細考量過:保安流動性大,公司又剛起步,如果能有大學生的加入,對公司物管素質是個提升,還能培養幾個人才。

  最怕鄙視的眼光

  保安的工作很有規律,三班倒。張黎說,要不在小區巡邏,要不守在小區門口,主要是責任心強,就能干好這份工作。

  沒幾天,他們就遇上了難題

  對于內向的蘭龍來說,選擇保安,就得與人打交道,這是他最難面對的。找到這份保安的工作后,他最初不敢告訴父母,怕父母罵他沒有出息,后來父母知道后,認為是份丟人的工作,非讓他回家,差點就不認了他這個兒子。最尷尬的是怕面對同學,怕同學們鄙視的眼光。每每同學來電話,他都說在上班,可就是不敢說自己干的是小區保安,他怕同學們瞧不起。

  挨了57次罵

  不過,干保安也是有收獲的。蘭龍說,不善言談的他,即便是再刁難的業主,他也能說服對方。張黎說,一個小區就是一個小社會,形形色色的人都有,他們的工作之一,就是與之交流,還包括當地的派出所、消防等部門。他認為,這需要理解,更需要有一顆善良的心。

  蘭龍說,小區大門設立新規定,車道人道分開,行人通行不能占用車道,但是有的業主就是不答應,對著他們保安就是一通亂罵,而他們也不敢回罵,因為越解釋會越亂,只得忍受。其實,時間長了,業主們也就適應了。

  “門禁當天,我挨了57次罵,晚上喝了頓酒,才平復了壓抑的心情。”張黎回憶。

  人物講述

  從保安起步不丟臉

  他們認為,最大的收獲,是改造了他們自己。張黎說,社區工作磨練人性,更能改變人的脾氣。干保安那會兒,小區住了一個精神病患者,大家稱之為“武瘋子”,一次,他趁著家人不在跑了出來,又是打人,又是咬人,他們幾個保安沒辦法,打也不行,罵也不成,他們沒有執法權去控制“武瘋子”,不得已而報警,最后家人還專程向他們道歉。

  如今的張黎和蘭龍,算得上是脫胎換骨。

  公司的阿姨說,這兩個小伙子才來時,一口一個“你”,現在有禮貌多了,無論對誰都改稱“您”了。他們的父母也說,以前在家里吃完飯,撂下碗筷就跑了,現在換了一個人,知道幫父母洗碗了,還知道主動打掃衛生了。

  如今,在武漢,大學生選擇保安起步的另類求職,已有不少人投身其中。

  常年關注于武漢大學生就業的武漢起點人力資源市場公司副總經理李光告訴華西都市報記者,薪酬及升職空間的影響,讓更多的大學生“屈身”于保安行業。

  一個奇怪的現象是,農民工與大學生工資倒掛時常發生。他分析,民企更偏愛吃苦精神與工作態度,這導致很多農村出身的專科生或技校學生的就業率都高于本科生。

  在“就業難”的背景之下,很多本科大學生也開始放低姿態,降低期望值,從“大學生保安”起步,其進步和升職空間,往往是意想不到的。對于大學生保安,張黎有自己的理解。他說,“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并非是要一輩子只掃一屋,而是用保安去磨練自己,去煉獄,等待機會去攀登物管行業的最高峰。

  蘭龍說,對于他們這些高不成低不就的大學生來說,做一輩子社區保安固然是沒有出息,但從保安起步,既不丟臉,也絕不是職業的終點,而是腳踏實地的“敲門磚”。

  記者手記

  低頭與抬頭

  一個真實的勵志故事是過去20年里,北大保安隊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學深造,有考取大專和本科學歷的,也有考上研究生的,甚至還有畢業后當上了大學老師。于是,有人感嘆“北大保安臥虎藏龍”,也有人感嘆“有夢想就會有收獲”。

  其實,這只是低頭與抬頭的行為差別。

  抬頭的是北大保安。他們耳聞目染,與佼佼學子朝夕相伴,他們感到自慚形穢,被“刺傷”的自尊血淋淋。當他們低下頭的時候,是埋頭苦讀,原來,他們也能考上大學,路途并不遙遠。

  低頭的是張黎和蘭龍。他們從底層保安起步,拋棄大學生的“身份”,受盡委屈總有收獲,直到走上了公司管理中層的崗位。當他們抬頭的時候,天空竟如此廣闊,原來,“身份”一文不值,虛名而已。

上一條: 寧夏安利盾保安服務-
下一條:寧夏安利盾保安服務-兩會訪談:“保安”朱良玉代表的“矛盾”人...
 
銀川安利盾保安服務公司 保安友鏈
   銀川化妝培訓 |  銀川市體育中心 |  銀川婚紗攝影店 |  寧夏資質代辦 |  寧夏人力資源公司 |  銀川辦公隔斷 |  銀川拓展 |  銀川寵物醫院 |  銀川滴滴公司 |  銀川中央空調 |
  底部導航:保安首頁 關于我們 保安服務項目 保安服務優勢 成功案例 網站地圖
[email protected] 寧夏安利盾保安服務有限公司 2012版權所有 寧ICP備13000135號-1
地址:金鳳區通達北街157號 電話: 13995198182 QQ:2572064465 聯系人: 李風江
寧夏安利盾:寧夏銀川最專業最具實力的寧夏保安服務公司
技術支持:銀川網頁制作天脈網絡 | SEO推廣銀川網站建設首選
百家乐伴侣 刀剑神域夺命凶弹赚钱 什么投资赚钱 深圳 搜狐视频推广赚钱 网上售卖火车票如何赚钱 王者荣耀kpl怎么赚钱 赚钱搞投资多少钱 农村淘宝加盟能赚钱吗 怎么空手赚钱 2018剑三体力怎么赚钱 苗圃赚钱不 不谈情说爱只想赚钱的说说 天天赚钱软件闪退 房建施工方哪个环节赚钱 搜视角科技怎么赚钱 差旅费什么最赚钱 现在上海做点什么小生意能赚钱